一個香港留學生的遭遇看河南司法環境
2015-05-31 14:21:28   來源:中國杭州網-杭州時報綜合   評論:0 點擊:

\

  任浩海,香港浸會大學的文學碩士,2013年底畢業后沒有選擇留港落戶,也沒有去北上廣淘金,而是回到河南老家,準備用其所學,投身于素質教育,投身于這個或許相對不太發達的故鄉。此時的他,滿滿的是校園的書生意氣,純真理想。而他躊躇滿志的回家創業時,一場意外的官司將案外人的他拉入了司法漩渦,以至于今日面對筆者,憔悴甚至些許暮氣的他幾度哽咽,幾不成語。

  2011年9月5日至2012年10月30日,在河南平頂山市做生意的母親和表哥經熟人介紹,先后借給本地一家叫“迪匯達”的公司14筆款項(每筆均有銀行匯款憑證),合計3100萬。期間,迪匯達累計歸還2100萬元。

  至2012年11月7日,迪匯達因無力償還逾期的1000萬本金,故與母親和表哥達成書面協議,以其從平頂山一家叫“華誠榮邦”的地產公司認購的1300多萬元購房款來沖抵欠款。雙方協議約定母親及親屬再打300萬元房屋差價款至迪匯達指定賬戶,剩余沖抵利息。同日,母親打款后,迪匯達全體股東決議并經開發商華誠榮邦公司同意,迪匯達與華誠榮邦公司解除買賣合同,母親與親屬與華誠榮邦公司簽訂新的《商品買賣合同》。

  至此,迪匯達公司所欠借款得以清償,母親及表哥成為房屋所有權人,迪匯達與此房屋再無半點關系。2013年10月16日,華誠公司手續齊全后,母親和表哥繳納契稅等,辦理一系列手續后依法取得了該房房產證。此間,房屋一直為家人租賃所用。

  然而,匪夷所思的荒誕事件開始上演。

  2012年11月23日,也就是2012年11月7日迪匯達和華城解除合同,母親與華城簽訂新合同后的半個月,登封法院受理一位叫“李應斌”的訴“迪匯達”等的案件,李應斌持幾張白條號稱借給迪匯達5000萬現金。

  李應斌又拿了一份假的離譜的迪匯達與華誠榮邦的合同復印件(章大小不同、簽名不同、條款不同、字號混亂、還有錯別字。登封法院隱藏的對華誠的筆錄顯示其早就知曉合同是假的,而李應斌代理人表示沒有原件只有復印件,但登封法院韓曉軍卻在復印件上寫“已閱原件”),登封法院隨即做出444號裁決,查封了已經屬于母親和表哥的房產。444號裁定做出之時,此房產屬于未登記狀態,法律規定登記的去房管部門,未登記去其物權所在部門,此時物權在華誠手中,而登封法院依據的只是一個假合同復印件,所以自然不敢去,非要送到房管局,房管局書面回復說“未辦理初始登記、未辦理預售登記、未辦理預售等,無法查封”。

  為了把這個假案做實,登封法院也煞費苦心。

  首先:李應斌是駐馬店泌陽縣李松莊的74歲農村孤寡老漢,家境貧寒,記者采訪時村民表示2012年后就沒再見過李應斌,他有5000萬?5萬都沒有!

  其次:迪匯達接受采訪時表示,從不認識李應斌,只是問一個叫“呂漫云”(現就職于中國銀行河南省分行私人理財中心)的女人借過錢,但遠沒有那么多。

  再次:迪匯達大股東付建甫在登封法院的調查筆錄中明確說明其所持的白條不知道章怎么蓋上去的,完全是上當受騙的。

  最后:付建甫遭到多次綁架,報警后將綁架之人刑拘半年之久。而就是這些事情之后,付建甫在登封法院的“好意撮合”下簽訂了“調解書”,將如此虛假的債權債務關系套上了“合法外衣”。

  為什么駐馬店的李應斌告平頂山的迪匯達,卻在登封法院?

  為什么一個縣級法院能受理5000萬標的的案件?

  第一:李應斌羅列了7到9個被告,而這些被告從沒出現過,從頭到尾只有迪匯達的付建甫出面,那些假被告僅為了爭取受理權吧。

  第二:李應斌的5000萬被拆分成了9個案件,每個530萬左右。

  這一切都編好后,2013年11月初,離平頂山數百里的登封法院執行局人員韓曉軍突然造訪,很客氣的要走了我們的房產證復印件,說你們提出個“案外人執行異議”給我們,我們給你解封就行了。

  而家人一直不知道登封法院做的假案,也沒收到任何查封房屋的通知,這突然意外的造訪讓家人很是震驚,但本著對法院的信任,家人按其要求立即就提出了口頭和書面的“案外人執行異議”,這一提就中了登封法院的陰謀圈套。2013年11月8日,我們按要求向登封法院提交了“案外人執行異議”,法律規定15日內必須給答復,而登封法院竟長達半年對我們不予理睬,說領導生病或不在家之類。

  所謂而不在家的登封法院的領導,卻開始利用各種關系逼迫房管局撤銷我們的房產證,下司法建議函、協助執行通知書,甚至罰款房管局100萬,以此脅迫房管局撤證。房管局覺得莫名其妙,連司法建議函中引用的條款都是早就作廢的條款,而且與本案沒有任何關系。堅持辦證無誤,不可撤銷。而登封法院至今也沒有去執行100萬罰款。

  看房管局堅持原則,登封法院又心生歹念,打起了行政復議的主意。此后冒出另一波所謂的迪匯達的債權人,也用假的迪匯達和華誠的買賣合同復印件,雇傭黑勢力打傷人后搶奪房屋。平頂山公安局經過鑒定及多方查明情況后,對這波人進行抓捕拘留。而這波人又從法制辦行政復議,要房管局撤證,法制辦離奇的受理了,更離奇的在2014年3月28日決定撤我們的房產證,理由駭然是登封法院那份無效送達的查封已經生效,不該辦證。

  2014年4月25日,登封法院在我們證被撤后,終于受理了我們的執行異議,因為嚴重超時,所以其逼迫我們再提一次異議,不然還不受理。之后簡單的駁回異議,說我們說法不客觀。并且剝奪了我們復議的權利,迫使我們15日內向登封法院起訴。

  2014年5月6日,登封法院再次查封房屋,既然認為2012年12月10日的查封是有效的,又何必再次查封?

  2014年7月2日,登封法院開庭審理我們的訴訟,主審法官康少偉嚴重違法違紀,多次打斷對被告不利的質證,又斷章取義的拿出我14筆借款和1筆差價款中還舊借新的3筆,說我們的錢是迪匯達給的,說我們河南最大虛假訴訟!而且多次公然作偽證,說我們就這3筆借款,沒有其他借款。不許我們提交反證,當庭宣布寫好的判決。判決書更是荒謬的認定虛假合同的復印件而不認可真實的原件。

  22014年11月16日,鄭州中院二審法官,起初質疑匯款,由于無法推翻匯款憑證和流水這組鐵證,就改為質疑購房行為;又無法推翻銀行影像資料這一鐵證,最后迫于主管副院長王志民的壓力,無奈又離奇地判決“有悖交易習慣”,以此理由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14年12月5日,登封法院在網絡宣揚鄭州中院也認定了我們虛假訴訟,故對案外人進行15日拘留和30萬罰款,我們并未受到通知。第二天,登封法院又在媒體宣稱我們畏罪潛逃,康少偉又作偽證說從沒見過當事人,我們留的電話和住址都是虛假的!我們的當事人出庭參與了一二審,康少偉等也多次和當事人電話聯系,也有郵寄送達,但就這么信口雌黃。

  2014年12月21日,登封法院知道我們向鄭州中院提出再審,就立即在網上掛出拍賣,要在元月4日拍賣,我們隨即向中院、高院反映情況,上級法院要求登封法院中止拍賣。

  2015年1月12日,再審聽證會召開,登封法院立即于1月14日重啟拍賣程序,這次拍賣流拍了。

  2015年1月16日,剛一流拍,登封法院就做出一份“以物抵債”的裁定。2015年1月19日,登封法院韓曉軍帶人去平頂山市房管局,要求給李應斌辦房產證.

  2015年4月15日,案外人又整理了登封法院作偽證的記錄及登封法院隱匿不出示的證據等其他詳實的證據,于鄭州中院申請再審后,合議庭已完全查明事實,拿出應進入再審的意見,但主管副院長石志軍以案情重大為由,要上審委會匯報。主審法官在審委會把情況如實匯報后,副院長李保甫(駐馬店泌陽縣人,和李應斌是一個地方)又借口要讓二審法官再做匯報,二審法官也匯報說同意立案,進行糾錯。副院長李保甫又讓一審法院來審委會干預審理決策。最后審委會部分成員完全不顧事實及合議庭的意見,迫于領導的指示,倒行逆施,強行濫用職權,投票不予立案。

  筆者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那么清晰地感覺到他從躊躇滿志到萬念俱灰這一過程的磨難,這個曾經的最佳電臺最佳辯手,校院優秀主持,面對司法是怎樣的無可奈何。那些青年才俊,就要肩負國家使命之時,遭遇如此噩夢般的事故,究竟是磨練還是摧殘呢?筆者唯一欣慰的是,他依然在為之奮斗,而且固執的堅持法律維權,依然還能有著留學生特有的勇氣、干練。筆者忍不住擔心,如此困苦中,他能堅持到多久?

  “我當然很累啊,常常一整天在排隊,在反映情況,但結果......我累的時候就看看自己拍的母親哭泣的照片,她哭著說自己是家里的罪人,曾經一度沖到樓蓋要往下跳。看到這些,我不累。

  人總要有點信仰,就算瀑布也是水流走投無路的決絕,從小就學習羚羊飛渡,人何以堪。

  我堅信,古時《曹劌論戰》中君王就知曉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的司法之重,何況以古為鏡的當前社會?

  我不后悔回到家鄉,即便它不如發達城市那樣美好,甚至是落后的、腐敗的、不公的,唯一要做的,就是向魯迅筆下的真猛士,直面慘淡的人生,與其抱怨或者躲避,不如真正為小家庭、大國度盡一點力,冥冥中,唯一該走的路。”

  筆者真的真的不希望這個游得很快的年輕人就此沉沒...

  來源:香港新報

編輯推薦

相關熱詞搜索:河南 香港 留學生

上一篇:珠海北師大創業代表賴凱標利用關系禍害學生
下一篇:《盜墓筆記》P得一手好海報 吹得一手好五毛特效

分享到: 收藏
4月21彩票